义守大学蔡姓学生说,他跟3个同学集资7万多元购买食材与冰箱等设备,承租2个月摊位准备可以赚一些零用钱,谁知到第一天就因疫情一般游客无法入场,没了跨年夜游客涌入生意很冷清,准备 1千份食材,卖不到50份(图/记者张淑慧拍摄)
“真的失望难过,收到在摊商群组说,改成在线直播心都碎了,心里只想著准备好的材料怎么办?”义守大学蔡姓学生说,他跟3个同学集资7万多元购买食材与冰箱等设备,承租2个月摊位准备可以赚一些零用钱,谁知到第一天就因疫情一般游客无法入场,没了跨年夜游客涌入生意很冷清,准备 1千份食材,卖不到50份,很担心血本无亏。
另一摊的国姓女摊商红著眼眶说,听闻义大跨年晚会人潮众多,花3万元租一个摊位,从布置到水电和忙了一个月,结果至今晚餐时间后,营收不到1千元,不少金额还是摊商互相鼓励捧场购买,这样冷清的场面始料未及,国姓女摊商表示: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店面,来尝试活动摊商的贩售,真的感到心酸又无奈。
此次的美食市集预计到2月底,民众若到义大游乐世界,不妨到美食市集消费,给疫情影响下,无辜无奈摊商们,一个支持与鼓励,让他们再展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