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台北市立美术馆(北美馆)主办的第12届台北双年展,于2020年11月21日至2021年3月14日展出。本届双年展由法国哲学家布鲁诺拉图(Bruno Latour)与法国独立策展人马汀圭纳(Martin Guinard)共同策展,以“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上”(You and I Don’t Live on the Same Planet)为主题,企图以星球的角度审视人们价值之间的差异及其所带来的影响,并对当前持续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和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提出诘问。

图/蜜卡.罗登伯格,《宇宙生成器(AP)》,2017,单频道录像装置,彩色、有声,26分36秒。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

图/蜜卡罗登伯格,《宇宙生成器(AP)》,2017,单频道录像装置,彩色、有声,26分36秒。(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本届双年展将美术馆视为一个仿真天体运动的“星象厅”,来自27个国家和地区共57位参与的艺术家、行动者和科学家,探索不同“星球”之间的引力。拉图和圭纳指出:“人们对如何让世界保持宜居的分歧日益扩大,这不仅因为彼此政治意见相左,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我们对地球现况的认知似乎毫无共识。甚至有些人直到今天还认为世界是平的!人们仿佛各自立足于拥有不同特性和负载力的星球上,造成个人在感受、行动,以及预测未来时的歧异。”

美术馆中的每个星球都体现了不仅在外观且在物质上都相异的世界:无视星球极限而坚持实行现代化的“全球化星球”(Planet Globalization);感到被全球化背叛而意图筑墙与外界隔绝的“维安星球”(Planet Security);少数特权人士想在火星定居以避开世界末日的“脱逃星球”(Planet Escape);无法负担昂贵星际旅行转而安身于形上学信念中、探讨存有本质的“另类重力星球”(Planet with Alternative Gravity);以及关心气候变迁并试图调和经济繁荣与星球负载之间平衡的“实地星球”(Planet Terrestrial)。

图/伊山贝哈达,《预兆》,2020,录像装置,10分11秒。(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图/刘窗,《锂矿湖与复音孤岛》,2020,三频道录像,彩色、有声,35分55秒。(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全球化星球

“全球化星球”由现代化梦想塑造而成,尽管这个世界气候变化与不平等日益加剧,仍然持续吸引著人们。法国艺术家法兰克列布维奇(Franck Leibovici)及法律分析师朱利安塞胡西(Julien Seroussi)的作品《穆遵古》(muzungu)探究有关国际司法的问题。他们以海牙国际刑事法院仲裁的一宗案件为研究标的,藉文件陈列装置展现法院从业人员的实验方法学。本计划特别招募导览员作为现场中介者,引导观众重整证据资料、透过图像创造出新的叙事,从而由其观点对该案例产生新的论述。

图/法兰克列布维奇 & 朱利安塞胡西,《穆遵古(那些兜圈兜个不停的人)》,2016,装置,磁性漆、磁性架、磁铁、激光印刷、签字笔、亮光漆、中介者,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图/法兰克列布维奇 & 朱利安塞胡西,《穆遵古(那些兜圈兜个不停的人)》(展览物件),2016,装置,磁性漆、磁性架、磁铁、激光印刷、签字笔、亮光漆、中介者,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维安星球

“全球化星球”对那些感到被现行经济体系背叛的人来说似乎不太具有吸引力,他们反而认为应该于“维安星球”上躲在国家的高墙后方以求自保。星球的出现源自于如唐纳川普(Donald Trump)前首席策略长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这样的人物,他们在众多纪录片中操纵部分群众的恐惧,让那些希望创建共享世界的人们之间产生分裂。

图/尤拿斯史塔,《史蒂夫.班农:宣传大业的梳理与回顾》,2018–2019,装置,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尤拿斯史塔(Jonas Staal)透过系统性地剖析美国极右翼党派的宣传机制,回顾了班农执导的影像作品。在台湾,“维安”的概念也是一个不断被审视和讨论的热议题。艺术家秦政德与其协作者以士林及北投的军事和历史背景为根据,作品《在冷战里生火》由台湾冷战时期地下防空洞及防御设施相关的各种装置和文物排列组合而成,谈论当时国家如何进行监控、维持党国政权。

图/秦政德+李佳泓+林传凯+陈怡君,《在冷战里生火》(影片截图),2020,复合媒材空间装置,尺寸视场地而定。(取自李佳泓)

脱逃星球

“脱逃星球”探索少数特权人士的渴望,他们想要离开地球、殖民火星,或者深入地下建造碉堡以避开气候变迁的影响。荷兰艺术家范柯荷瑞古拉芬(Femke Herregraven)以作品《腐败的空气──第六幕》(Corrupted Air–Act VI)邀请我们进入一个生存主义者的地下碉堡,一个假想在发生灾难时可供躲避的“安全屋”。透过追踪有关巨灾债券、人类死亡率和生态灭绝的统计数据,艺术家产出可视化数据、地景浮雕、声音和影像,为末代人类的未来提出预言与想像。

图/范柯荷瑞古拉芬,《腐败的空气──第六幕》,2019,复合媒材装置,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实地星球

“实地星球”无止尽地在地球负载界限内寻找实现人类文明繁荣的方法。台湾中部太鲁阁峡谷因地震、山崩、侵蚀、风化等地理动力格外活跃而设有地质观测站,艺术家张永达转化他在当地田野调查的经验,以装置作品探索地球临界区,亦即岩石、空气和动植物相互作用,创造生命存活条件的地球表层。部分装置的灵感来自一套仿真侵蚀机制的科学仪器,从而创造出一个塑造“微观地景”的工厂。

图/张永达,《scape.unseen_model-T》,2020,装置,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由史帝芬维列波特罗(Stephane Verlet-Bottéro)、萧丽虹及蔡明君共同制作的计划《储回大地的艺术》将系统地量绘2020台北双年展对生态所造成的影响,尝试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角度理解展览的物质性存在。此次行动本著一种集体共识——文化机构必须有所转化,以多样生物共荣与基进永续为发展方向。自今年起,北美馆将与台北市政府工务局大地工程处进行为期数年的合作计划,在台北进行大范围的多样生态林地保育工作。

由亚梅定肯内(Hamedine Kane)、史帝芬维列波特罗及纳塔莉姆什玛(Nathalie Muchamad)与欧利(Olivia Anani)和莫奴(Lou Mo)共同创作的《变异派学校》(The School of Mutants)探讨非洲大陆未来的种种表征,聚焦非洲后独立时代的建筑和塞内加尔的政治乌托邦理想。受90年代台湾与西非一项未完成的跨国合作计划启发,这件作品包括文献资料、三频道录像,以及由现成媒体和政治谈话剪辑而成,交杂台湾和塞内加尔方言的声音片段。

图/亚梅定肯内+史帝芬维列-波特罗+纳塔莉姆什玛;欧利、莫奴,《变异派学校》(影像截图),2020,HD录像,片长11分38秒。

另类重力星球

“另类重力星球”表明,如果我们同时生活在不同的星球上,则必须适应这种奇特的地缘政治模式,来感受星球间的纵横捭阖。隽巴尔达扎(June Balthazard)与皮耶保兹(Pierre Pauze)的全新影像装置作品《Mass(质量/弥撒)》,透过现实中两位知名物理学家的对话,探索当代物理学有关世界物质性的辩论:空间对于部分人而言是虚空的;然对另一部分人而言虚空并不存在,空间中实则充斥著不可见物质,而它可能是连接宇宙万物的纽带。

图/隽巴尔达扎+皮耶保兹,《Mass(质量/弥撒)》,2020,双频道录像、木头、泡沫、综维素、聚酯树脂、水性颜料、石膏、聚甲基丙烯酸甲酯薄片、人造植物、缓冲器、钢、舞台灯、灯架,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图/陈滢如,《屠学表》,2014,五张铅炭素描(每幅125×126公分)、MBM素描纸、无酸裱褙、事件占星解读与其他相关文件、HD影片循环拨放(影像来源:NASA),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双年展将以拉图的剧场式讲座影片《颠动地球》(Moving Earths)作为结尾,探讨两种对于运动中的地球所持观点的相似之处:伽利略大约在1610年的观点,以及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从盖娅假说中推衍出的当代见解:地球做为一个生命与环境相互回馈与调控的体系,会受人类行为影响而产生反应。

墨西哥原住民艺术家费南多帕马罗迪给兹(Fernando Palma Rodríguez)的机械兽装置将为展览揭开序幕,在大厅中穿梭移动,诱使观者面对这些由电子材料与现成物所组成,在电力引动下呈现旺盛生命力的纳瓦文化(Nahuas,墨西哥最大的原住民族群)塑像,体现纳瓦人的传统观点:当体认到万事万物皆为具自我意识的个体,人类便能与周遭环境创建互惠共生的关系。

图/费南多帕马罗迪给兹,《士兵(红)》,2001,木构造、电子电路、感应器与电脑软件,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图/费南多帕马罗迪给兹,《羽蛇神》,2006,玉米、电脑软件、电脑硬件、复合媒材,尺寸视空间而定。(取自艺术家及台北市立美术馆)

双年展期间,台湾独立策展人林怡华(Eva Lin)也受邀策划举办一系列回应展览时空脉络并从在地出发的公众计划,代表不同星球之间碰撞的时刻。公众计划以“协商剧场”为开端,也就是本届双年展在“政治协商的合纵连横”概念之下的实践呈现。

台湾科技与社会研究学会的学者及五所大学的学生,借由争议中利害关系的角色扮演及代言,如:说客、法官、非政府组织、地方政治家等,以情境仿真讨论气候变迁觉察、核废料处理、塑化剂究责、离岸风电建置争议以及助孕科技等台湾当下社会议题。

图/协商剧场。(取自台北市立美术馆)

这个计划企图创建一种教育方法学,让分持不同意见且反对彼此的人们得以有机会共聚一堂,进行协商并寻求可能解方。“罗盘工作坊”引导参与者重新定位自己,探索与他者的依附关系,并于日常生活中寻求转圜余地、具体实行改变。“通往世界的兽径”为由猎人、海洋学家和人类学家领队的三日徒步工作营,跨学科团队将带领参与者运用身体的感知穿越地图边界的土地,并共同构想出一条新的路径。

由奎郭利卡斯特拉(Grégory Castéra)和艾利卡博森(Erika Balsom)策划的影片放映计划将于双年展期间,分阶段播映18部影片。以《滨线运动》(Shoreline Movements)为题,放映计划探讨陆地和水交界之地,既指涉不断过渡的物质环境,也是对于世俗生存之不确定和冲突的挑衅隐喻。这个计划本身并非“星球”,然而它聚焦一系列与双年展主题产生共鸣的议题,探索一群似乎不再分享共同世界的人们,如何同时渴求找到与他人互动的方式,以避免社会更趋堕落。

图/(滨线运动放映影片 selection of Shoreline Movements)卡洛斯摩塔,《罪恶》(影像截图),2013,纪录片。(取自Carlos Motta)

图/(滨线运动放映影片 selection of Shoreline Movements)胡台丽,《兰屿观点》(影像截图),1993,纪录片。胡台丽。(取自国家电影及视听文化中心)

台北市立美术馆馆长林平表示: “在疫情重创全球之余,我们意识到人类所能掌控的事物极其稀少,亦不再有权利去忽视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台北双年展虽顺利开幕,然而它不应该只被视为一个事件,而应是一个促使大众逼视人类现实和生存处境的契机。”

儿童艺术教育中心则是首度推出环绕台北双年展的卫星计划,于12月呈献“第11号卫星—它它星球”。

(原文刊载于《》;本文获授权转载;内容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社立场。)